add

2009年10月2日星期五

冬凡记这一天

1.10.09

窗外下着一场大雨。现在是早上六十三十分。

窗与瓦是有段距离的,但大雨仍把水滴给弹进房里。

一场雨,洗去了闷热的天气,但昨夜的炎热依然让我成为蚊子的美食。今早查视了一番,发现抓纹还是清晰的。

大雨好像没有要停止的意思。凉风从窗缝吹进来。凉凉的。清爽的。是我喜欢的凉意。

这场雨没有让我想起家乡。我开始习惯埋藏乡愁。不是无情,只是让乡愁不那么容易浮现。思念是会令人痛苦。尤其是当思念泛滥之时。

大雨,还在滴答。
今天,会过得好否?
今天,会是更好的。
我在心里说。

3 条评论:

Vincent Cho 说...

这里反而不见大雨的踪迹,热透了……

豪汉 说...

这么快就想家了?哈哈!!
是想老公了吧?

冬凡 说...

vincent哥,
这里很久才下一场雨。
昨天还下了长命雨

豪汉,
想我老豆。他一个人在家。